韩烨教师

TA的文章

2018年04月12日 我的快乐

每个人都想潇潇洒洒的活着,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可是通常会被现实所牵绊。假期我在懒人听书上听了摩西奶奶的《做你喜欢的事,什么时候都不晚》。在听的过程中,我想起了一个人。2015年他最大的一幅画《松柏高立图·篆书四言联》从8800万起拍,经过买家一个多小时的竞价鏖战,以总价值4.255亿元成交。他就是我国的人民艺术家齐白石。六年级有一节美术课《人民艺术家——齐白石》,很多学生问我,齐白石是不是很小就开始学习绘画?我们身边很多孩子从三四岁就开始学画画。而齐白石则从27岁才正式开始学习绘画。这说明,只要是你喜欢做的事情,不论多晚都可以去做,不要因为岁月的逝去而慢慢的遗忘它。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,在悠扬的音乐陪伴下静静地在房间里画工笔画。这件事在我上师范的时候便已经实现了,那时我可以用心如止水来形容,没有任何杂念。可是现实并不能每天都活在理想中。参加工作、结婚、生子、教育孩子。和中国“好妈妈”们一样,带着孩子穿梭在各种学习班。没有身临其境的人们总会说,让孩子学那么多班有什么好的?要让孩子快乐的玩,可是这在中国并不现实。而且在孩子身上我也看到了,学习各外课的种种好处。所以我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,领着孩子穿梭在各种学习班。在我们备课的时候,通常会出现几个词语,隐形教学目标和显性教学目标。我现在显性的愿望就是看好孩子,从而实现我的隐性愿望。等孩子大了,我还会在悠扬的音乐陪伴下,静静地在房间里画工笔画。

浏览:4 | 阅读全文

2018年04月12日 读书有感

余秋雨(1946年8月23日—),中国浙江余姚人,当代著名散文家,文化学者,艺术理论家,文化史学家。余秋雨的散文中始终贯穿着一条鲜明的主线,那就是对中国历史、中国文化的追溯,思索和反问。余秋雨的作品更透着几丝灵性与活泼,尽管表达的内容是浓重的。同时他还综合运用对偶、排比、比喻等修辞手法,大段的排比,对偶增强了语言表达的力度,构成了一种语言的气势,使语言不矫揉造作,装腔作势,平淡无味,而富有了张力,富有了文采。余秋雨的散文不同于其他散文,他事例更加吸引我。《文化的碎片》题叙中他讲到蒙昧——野蛮——文明,这个老而又老的话题中,讲到这么个实例。有一天上海街上一辆公共汽车实然熄火,驾驶员请求乘客们下车推一把帮助发动,请求来请求去,下来推车的是一群去春游的小学生,大人一个也没有下车。小学生们憋着吃奶的劲儿竟然推动了这辆挤满大人的车,而当他们上车一看,他们原先的座位早已被大人们抢走。车上的大人们怎么了?怎么会卑劣得如此一致?堂堂七尺、衣冠楚楚,却一起丢失了文明社会最基本的前提!读到这的朋友们都会被大人的行为所悲愤。上海的一家电台曾为此而开展了一次讨论会。讨论会上,一位乘客说,他过去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时也曾下车推过车,但公共汽车被推动就直驶而去,把推车的人丢在半道,一次两次,大家就吸取教训了,不愿推车了。再找司机参加讨论,一位司机说,车好不容易发动之后要开一程才能停下来,看看那些推车人追不上也就不停了……孩子们推车,要感谢他们的老师,感谢安徒生和诸多美丽童话的构建者,也要感谢他们的父母,这些父母自己有可能已成了不肯推车的大人,但他们心底还会埋藏着一个善良的梦影,在教育孩子时常常会高于自身的品行。一群文化人游长白山,路遇一位外国少年背着帐篷准备到山上野营,这位已经很劳累的少年手上还挎着一个塑料口袋,边爬山边拾捡着沿路的废纸、果皮、空罐。他腼腆地告诉那些文化人,从小在书画册中就知道了长白山,这是他梦中的山,当然要把它收拾干净。他离开文化人独自继续爬山,捡垃圾去了,文化人上了大客车,但大家都长久地沉默着。过了很久,气氛才重新放松起来,其中一位随手把一块果皮丢向窗外,车上的其他人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,齐声喝道:“你还是人吗?”这个在长白山上踽踽独行的外国少年的身影一直在作者眼前晃动,作者终于明白,一切有志于传播文明的人至多也就是这个孩子,孤独地爬山,默默地拾捡,既没有表演意识也没有抱怨情绪,只是暂时性地清理了一条路,干净了一座山,明天也许还会被弄脏,但今天还要拾捡。“真亦假时假亦真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” 想必大家对这句话都不陌生吧,不错。这句话出自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中的一幅对联。这副对联在《红楼梦》中曾两度出现:第一回是甄士隐在梦幻中所见,第五回是贾宝玉在游太虚幻境中所见。可见作者对这副对联的安排是自有深意的。这副对联看似简略,然道理相当深刻。当你把真实的东西当作虚幻的东西来看的时候,那虚假的东西它甚至比真实的东西显得更真实。反之也是一样。把不存在的东西说成是存在的东西时,那捏造的事实甚至比存在的事实更显得真实,反过来也是如此。 这里头这个真和假的概念有很多层次,不是一个单纯的一个真和假,世上的人把假的东西都当作真的了,把真的东西反而把它作为假的了。贾宝玉是一个真正有头脑,有才能,有思想的人,但是人家都说他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;大家都认为那个甄宝玉才是有出息的,以前这个甄宝玉跟贾宝玉一样的脾气,但是到后来呢,甄宝玉走仕途经济道路,按照官方的道路去走,变成了真宝玉。王希廉《红楼梦总评》云:“读者须知,真即是假,假即是真;真中有假,假中有真;真不是真,假不是假。明此数意,则甄宝玉贾宝玉是一是二,便心目了然。”还有一句话是我特别喜欢的,“事不关已不开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。”这句话是《红楼梦中》中薛宝钗的处事之道。薛宝钗,金陵十二钗之一,薛姨妈的女儿,家中拥有百万之富。她容貌美丽,肌骨莹润,举止娴雅。她热衷于“仕途经济” ,恪守封建妇德,而且城府颇深,能笼络人心,得到贾府上下的夸赞。她挂有一把錾有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的金锁,薛姨妈早就放风说∶“你这金锁要拣有玉的方可配”,在贾母、王夫人等的一手操办下,贾宝玉被迫娶薛宝钗为妻。由于双方没有共同的理想与志趣,贾宝玉又无法忘怀知音林黛玉,婚后不久即出家当和尚去了。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,抱恨终身。 世故,即很会做人和处世。在贾府这个派系复杂、矛盾重重的大家族中,她一方面抱取“事不关己不开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”的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;另一方面,她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,和各方面的人保持着一种亲切自然、合宜得体的关系;正如脂评所说:“待人接物不亲不疏,不远不近,可厌之人末见冷淡之态,形诸声色;可喜之人亦未见醴密之情,形诸声色。”而在这种貌似不偏不倚的处世态度中,她特别注意揣摩和迎合贾府统治者的心意,以博取他们的好感,而对于被人瞧不起的赵姨娘等人,也未尝表现出冷淡和鄙视的神色,因而得到了贾府上上下下各种人等的称赞。贾母夸她“稳重和平”;从不称赞别人的赵姨娘也说她“展洋大方”。就连小丫头们,也多和她亲近。“事不关已不开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。”这种圆滑的处事原则本应得到好的结尾,可薛宝衩的下场并不是好。这是为什么,我想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。

浏览:5 | 阅读全文

TA的动态

留言板